回忆录(一)

与初中同学聚会,把酒言欢,初中的乐事仿佛就在昨日,如今一切早已物是人非,但回顾往昔,却总是能使人会心一笑,故在此记之,以供一乐。

赌水

在SQ老师还是我的班主任的时候,某日,ZDY同学发明了一个游戏,赌水。规则很简单,两个人石头剪刀布,输的人喝一口水。现如今看来如此幼稚的游戏,但在当时的班中却掀起了一阵狂潮,依稀记得每节课下课,大伙就在教室后面开始比赛,我自然也是其中的一员。短短半天时间,班中的饮水机就已经空了2回。此事自然是传到了SQ老师的耳中,最终所有的参与者皆被严厉批评,最后一人一份检讨。而赌水游戏,仅存活了一日,便宣告消亡。

赌饭

其实严格来说,赌饭这个叫法并不妥当,因为这件事当中其实没有“赌”的成分。但是大伙都这么叫,故还是以“赌饭”为之命名。

我们初中的周五的午饭固定是一种炒饭,虽然我本人对其并不感冒,但是我的同学们似乎将其视作一周中最好吃的一顿午饭。于是在某个周五,或许又是ZDY开的头?ZDY和一群人嫌饭没吃饱,在把自己班饭盒中额外的加饭吃完后,又跑去其他班中把他们多余的饭给拿了回来继续吃。不过貌似量没控制好,等他们吃不下后,剩余的饭堆在一个饭盒中,好似一座小山。按理来说,这剩饭应当交给食堂处理,不过当时早已过了食堂阿姨来回收饭盒的时间,于是不知道是谁将饭暂时放到了班级后面的储物柜中。可惜的是,自从那天过后,仿佛所有人都忘了这件事(说不定确实真的全忘了),那份剩饭直接在柜子里待了一个暑假。等到了新学期才被发现,那味道······,不过我对此印象不深,可能当时不在现场,但是味道应该不难想象。

乾汁

看过网球王子的应该都知道乾汁是什么,简单来说,是一种能增强体质,但是无比难喝的饮料。而初中时班上有一奇人,名曰HZG,便想着复刻这种传奇饮料,不过,原版的乾汁虽说难喝,但却不会对人有什么害处,反而有好处,但是HZG的乾汁,恐怕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味道了,因为其乾汁的主要成分我依稀记得有:臭鸡蛋,狗屎,变质食物等等,这若是有人敢喝下去,怕是当场要去地府报道。据说,HZG的乾汁曾洒在操场跑道上,第二天去操场时,发现洒过乾汁的地方被腐蚀了,可见其威力。至于最后那瓶乾汁怎么处理了,兴许是倒在某个倒霉的厕所中吧。

不过,乾汁的故事还没有结束,因为过了些许日子,HZG带来了乾汁2.0版本。这次的乾汁成分不明,不过可食用性估计依旧为零。对比上一代乾汁,这次的乾汁似乎并没有很强的腐蚀性,但是或是是加了辣椒的缘故,味道十分刺鼻。若是打翻了,那味道定能让人窒息。没错,就如你想的那样,乾汁2.0不出意外地意外打翻了。由于其味道过于浓烈,导致这起“化学事故”不存在掩盖的空间。由于当时正处课间,导致整个班级下堂课不得不去另外的教室,当然,HZG本人自然少不了老师的数落。自此之后,乾汁便没了续集。

魔法士

不知道现在这种叫魔法士的干脆面还有没有,初中那时学校外面的小店就业卖,5毛一包。对于那时零用钱只有个位数的我来说是最适合的小零食。大概是在初一的时候,魔法士和海贼王进行了联动,商家在魔法士中塞入了海贼王的人物卡,据说将人物卡集齐可以兑换1000块钱。于是乎MZK大手一挥,在某日放学斥30元?巨资购买了60包魔法士,开始疯狂集卡。当然,这么多魔法士他肯定吃不了,我们这些旁观者自然是占到了这个便宜。能一边吃零食一边等家长,大概是初中放学的时候最快活的时光。虽说我们这些围观群众快乐地蹭吃蹭喝,不过对MZK而言就没那么快乐了,听说他后续还买了很多卡,然而最终也没能集齐。其实现在想想,厂家怎么可能做慈善呢,那个活动说不定和现在的拼多多一个性质。

电脑

说到电脑,那我可就不困了。哪个初中生不想再微机课上偷偷玩游戏呢?相对于小学时候的我,初中的我已经基本掌握了电脑的使用方法,打开4399玩游戏那自然是不在话下。当时进机房开机的第一件事就是删掉监控软件,然后开始加载游戏。然而学校的网速太过于拉跨(也可能是对4399做了限制)一个几十MB的游戏能加载半个小时,等加载完早就下课了。因此大伙往往都只玩一些小游戏,其中最流行的就是火柴人打羽毛球,不管是pvp还是pve,大伙都玩得不亦乐乎。当然,还有其他的经典游戏,比如战争进化史,僵尸危机3,二战前线等。我至今都记得我有一次下课提前进机房加载双刃战士,然后和同桌一块玩,然而刚打完第一关就被老师远程关机了,sad。

除了微机课,大伙自然也是对教室里的电脑蠢蠢欲动。不过直接用教室的电脑打游戏多少还是有些太嚣张了,被抓到免不了挨一顿训,但是大伙发现老师们似乎对于用电脑放电影给予了极大的宽容。所以大伙就将电脑配合投影仪,直接把教室变成了一个班级影院。记得有段时间,每天午休的时候大伙就在电脑上播《电锯惊魂》系列,这部片可以说是我的恐怖片启蒙了。现在想想,一帮初中生居然可以这么明目张胆地看限制级影片,可以说是奇迹了。据同学回忆,有一次有个心理老师在后面和我们一起看,结果看到一半受不了走了。为了重温当时的感受,我还特意找了电锯惊魂的新作,结果片里有几个片段看得我浑身发毛,真不知道初中时候的我是怎么看完的。(或许是因为大家一起看就没那么害怕了,hh)

老师们

先讲讲体育老师,印象中当时应该有4名体育老师,大概是因为他们的做事风格雷厉风行,大伙给他们取了非常合适的绰号,分别是奥特之父,奥特之母,还有奥特之王,还有一位年纪比较大了,不负责教学,主要负责器材管理,不过因为其长相酷似我们班的GDX,所以被大伙称为GDX爷爷。GDX爷爷虽说是负责器材的,但是在我们体育课自由活动的时候,常常会和我们打羽毛球,可以说,我的羽毛球技术很大程度上是GDX爷爷训练出来的。

?老师

没错,我至今都不知道这个老师的名字,但他是我一生中碰到的最传奇的老师。之所以叫他?老师,是因为当时我对他的定义是“谜一般的老师”。他对我的影响伴随了我的初高中,关于他的故事或许得另开篇章才能说完。我与?老师的相遇是在当时的某个英语补课班上,(当然,现在补课班都没了)当时他教我英语的方式打破了我对英语学习的认知,他用他自己的方式解释了英语的语法体系,同时教了我们很多应试技巧,我至今都记得他是这么教我现在完成时的,他说,现在完成时不是很多人说的什么过去已经完成的事,而是强调做过这件事。在他的指导下,我初中时候的英语不知道从哪一次考试开始突飞猛进,补齐了我初中时的唯一短板。

不过?老师对我更大的影响却不是在英语上,反而是在数学上。虽说他在补课班教的是英语,但是我还记得他曾经说过,初中的数学不是做题做出来的,而是“看”出来的。他说初中的数学最难的恐怕当属几何证明,他小时候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数学老师能够想出那些辅助线的作法,直到有一天他去数学老师的办公室,在老师的书柜里发现了一本几何学辞典,他翻阅后发现其实几乎所有题型都在那本书上,于是他花了一个暑假翻阅那本辞典,从此那些几何题就再也难不住他了。我听完大受震撼。?老师当然不是那种吊我胃口的人,过了几日便把几何学辞典,还有其他科目可能用到的学习资料传给了我们,我至今还记得我用我家的那个破电脑顶着200k的网速下了几天把所有资料下完了(虽然80%后面我都没看过)。不得不说,几何学辞典确实对当时的我来说是本神书,不过我没有?老师那么nb能完全看完,但是把那些典型的看完应付初中的数学题足够了。这里提供一个下载链接吧,送给看到这的有缘人。几何学辞典.问题解法.pdf

ps:其实初中的所有几何证明题都可以用解析几何硬算,可惜老师不让用。

暗恋

情感八卦什么的当然要放在最后www。****大抵是我目前为止的人生中唯一暗恋过的人。我与****的相识在我的记忆中是当时流行的扳手腕比赛中。****虽说是女生,但是其左手有一股怪力,很多男生与其较量都是右手胜,左手败,我自然也不例外(为了能赢我当时还在家特训做俯卧撑www)。一来二去地也就熟悉了。熟悉了之后,秉持着“怎么可以在学习上输给女生”的思想,我与****开始在各种考试上比成绩,期中,期末,各种月考,尤其是数学上。一开始我是输多赢少,不过,在?老师的帮助下,我开始逐步取得胜利了。在上了初二以后,我个人的印象中至少数学,还有其他理科,****从未再赢我一回。****对我的态度也从各种成绩都要争锋相对,到后面开始时不时来向我虚心请教,老实说,我心里还挺有成就感的。其实仔细想想,这个时候我大概就已经对她有一定好感了,不过那时的我还尚未察觉。

让我认识到这份情感的,是在某日的图书馆。那一天,因为一些事,全班都到图书馆自习,****不知为何坐在我的旁边,过了一段时间,她突然把头靠在我的手臂上,把我吓了一跳。我至今都记得当时那种心脏狂跳的感觉。那天晚上我夜不能寐,反复思考心中的那种复杂情感到底是什么,最后得出结论,我恐怕喜欢****。

但是很可惜的是,与现在开放的风气不同,我所在的时代是一个视早恋为洪水猛兽的时代,不论是家长,还是老师,总是苦口婆心地劝我们不要早恋,还举了很多因为早恋而荒废学业的例子。对于当时在象牙塔里的我来说,成绩就是一切,一切可能影响我成绩的因素必须要排除。于是我下定决心减少与****的接触,不再主动去找她,更加专注于自身的学习,久而久之,我与****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得疏远。不过戏剧性的一幕来了,原本****的座位在我的左上方,后来因为座位调动,我会往上递增一位,也就是说,****会成为我的同桌。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那个晚上兴奋地没睡好觉,感觉心中松了一口气,又马上对自己这种想和****接触的想法感到愧疚,只好拼命说服自己,既然是同桌,那么接触是不可避免的,这是没办法的事,嗯,没办法。

到了第二天换座位的时候,我如愿和****成为了同桌······一分钟。

对,没错,只当了一分钟的同桌。为啥呢?因为换座位的时候,我周边的几个好兄弟被换到后面去了,其中一个,没记错的话是QZD带着夸张的姿势向我伸出手,说着什么###啊,我舍不得你之类的。为了回应他,也是为了掩饰和****做同桌的兴奋,我也假意伸出手和他互动。但是这一幕被班主任看在了眼里,不知道他是真的看我们之间“情深意切”,还是考虑到我和****做同桌可能会导致早恋问题,大手一挥,把我的座位也调到后面去了。这可直接把我整不会了,但是当时又不能表现出失落,只能假装很高兴又能和兄弟们在一块了,同时再疯狂安慰自己:没事,至少这样断绝了早恋的可能性,考一个好的高中比什么都重要。从这之后,我与****就真的开始渐行渐远了。

直到有一天,班长向****表白,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心里一紧,一股无法言语的难受充斥着胸膛。虽然****并没有答应,但是在后面的日子里,班长和****之间的距离明显缩短了。班长是我的好兄弟,不管是处于对自己学业的考虑还是对自己人际关系的考虑,我都不可能再和****表白了。还能怎么办呢?只能一边心痛,一边送上言不由衷的祝福,同时下定决心把精力都放在学业上(还有游戏上www),希望能忘掉这份感情。

但是青春期的悸动是这么容易忘却的吗?自那之后,每天上学时,从校门口走到教室的路程,我都会故意走得很慢,希望能在路上和****偶遇,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和她搭话,说一些有的没的,好平息我心中的悸动。但是很可惜,我的记忆中似乎一次都没有成功过,一直到初中毕业,我与****的关系似乎就停留在了我换座位的那个瞬间。

初中毕业后,我与****升入同一个高中,但很可惜并没有分在同一个班级,不但没有分在同一个班级,甚至两个班级还是不同的楼层。再加上高中繁重的学业压力,我与****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,可以说,我们高中的见面次数不超过10次。再之后,我去外省上大学,从此各奔东西。

几年前,我与****在一次同学聚会上见过一面,她的样貌和我的记忆中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。我很想上去和她搭话,却又不知道说什么,考虑到大家都已是大学生,说不定她已经有了男友,这么上去搭讪会不会不太礼貌之类的乱七八糟地想了很多,最终我还是保持了沉默。或许是想逃避,或许是怕怯场,那天聚餐结束后原本大家要去KTV唱歌的,我随便找了个理由离场了。还能怎么说呢,说我怂也好,懦也罢,总之就是这样了。

有时我会想,如果初中的时候我勇敢点,在图书馆她靠在我手臂上当的时候就询问她的心意,又如果当初换座位的时候,我不去夸张地掩饰自己的心情,那么一切会不会不一样?我会不会也能像很多现充一样,收获一份青梅竹马的爱情?也许我与****谈恋爱后,并不会使我的成绩下降,反而两人互相鼓励,共同进步,将来甚至能考入同一个大学?当然也有可能我沉迷与恋爱关系,成绩一落千丈,最后在老师和家长的威慑下结束这段感情······但是,历史没有如果,我和****如果谈上了恋爱会怎样这个问题,注定已经没有答案了。每每想到这,只能安慰自己,根据频率学派的观点,存在即合理,发生了就是可能性最大的,说不定我和****此生注定无缘,然后释怀地自嘲。

结语

写到这的时候,内心感慨万千,仿佛回到了那个天真无邪,肆意妄为的年纪,想说点什么高大上的来总结,到嘴边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,这让我想起了一首词:

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

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欲说还休,却道“天凉好个秋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