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是父亲的60岁大寿,不少亲戚不远万里前来魔都祝寿,平日里平静的家中顿时变得熙熙攘攘。

父亲是一个传统且古板的人,再加上其易怒的脾气,自记事起,我与父亲之间的场景多以严肃的场合居多。每次交流,不免都是些要好好学习之类。再长大些,进入叛逆期,便越发看不惯父亲的守旧思维。在几次冲突后,秉持着“不能把父亲气出病”的思想,我逐渐学会了沉默,在其过激之时主动退让。自此,与父亲的平日交流便只剩下了寥寥几句。

时光飞逝,转眼间我已是一名明年就要毕业的研究生,随着年纪的增长,我似乎开始逐渐理解父亲。不过,我与父亲之间的爱好重合度几乎为零,所以平日里我们依然很少交流。

回忆起父亲的一生,农村出身的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拼搏来到了魔都,在这纸醉金迷之地打拼出了自己的立足之所,尽管也有一些时代的机遇,但不妨碍他是一个厉害的人。虽说我对其的行事风格有着诸多的不满,但是他在做父亲的这个角色上,他毫无疑问付出了他所能付出的一切。

希望他以后每天也能像今天一样开心吧。

2024.7.11